2018760181226b.jpg

 

《溫柔之歌》試讀

 

透過《溫柔之歌》我經常在想著身為女性,要嘛就是事業心強的人,要嘛選擇走入家庭當個主婦的角色,未婚如我,也許無法理解家庭的部分,但對於母親給的回憶總是在這時候浮現,她可以兩者兼顧,照顧四個孩子也能游刃有餘,成長當中她操持家務,也打理父親的事業,這點我就很佩服,只是家庭教育這環節,沒有一個作為都可以是完美的,我的母親因為職業婦女身份,將孩子託付給婆婆也就是我奶奶時就出現了很大的問題,孩子健康狀況一直是她揮之不去的陰影,那一年兩個孩子成了身障者。

 

所以故事開始時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幾段話:「這位保母就如同舞台劇中的那些黑色身影。」一出場的路易絲拯救了米麗安,然而保母能取代母親這一職嗎?我不是那麼確定,畢竟生育確實是母親懷胎幾個月才有的神聖使命,保母只是在母親無法顧及時可以助一臂之力,尤其是這一句讓人深思:「她是毗濕奴,那位印度的生育之神,善妒又能提供保護。她是那頭有乳房的母狼,他們會前來喝她的奶水;她是他們家庭幸福的泉源,而且有不枯竭。」看似無害的路易絲,用她自己的方式一步步進入家庭核心,讓保羅跟米麗安覺得她在他們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,別有用心。

 

我不否認這樣的別有用心,選擇保母就像選擇外籍看護一樣,多多少少會挾帶某種自以為是的優越感去選角,但選的人總是會用類似中國古代挑選奴婢的歧視態度去挑,米麗安一開始就是這樣找保母的,這個不要那個也不允許,精挑細選的結果最後還是引狼入室,該說她笨嗎?還是說保羅沒有嚴格做好把關,想說青菜就可以了,這一點我不便苛責母親的角色,畢竟她知道自己不適合主婦這職位,但親情她多少是有的,父親我就不置可否,總感覺印象中父親把責任推給了母親處理,而他只是孩子的大玩偶,陪玩陪看電視。

 

如果不是蕾拉.司利馬尼娓娓道出這故事的一切,我才明白不只是國外有這層悲劇上演,國內也時常會發生類似保母殺嬰的情節,我記得在我家鄉曾經發生過因嫉妒而讓孩子喝了毒奶粉事件,而且是在我家隔壁,那時候新聞跟記者天天在我家探訪,不斷地挖掘想知道的內幕消息,如今對照著這本《溫柔之歌》,感受亦是特別明顯,人性可以扭曲變形讓孩子們陷入大人邪惡的魔爪裡無法逃出牢籠,而我們又該如何相信這世界是人性本善的呢?

 

作者:蕾拉.司利馬尼 

譯者:黃琪雯

出版社:木馬文化

出版日:2017/11/1

ISBN9789863594574

語言:中文繁體

適讀年齡:全齡適讀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一意孤行的美麗。

王筱寧(Sunny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